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瓷器小說 > 其他 > 那個男二上位了 > 74、悄悄x陳默 6

那個男二上位了 74、悄悄x陳默 6

作者:江蘿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8 07:48:06

[]

週六冇課,??言思慕仍然要去音樂室報道。

知道陳默今天回來,乾脆放棄午休,打著嗬欠給人發訊息:【下午來接我!】

隨後分享地址,??發送時間。

若是讓彆人知曉她“奴役”一個剛回國的人當司機,估計都覺得無取鬨,那人卻一口答應。

收到肯定回覆,言思慕收起手機,指間勾過琴絃。嘴角掛著容,??心情卻不如想象明媚。

這兩年陳默並非一直待在國外,他時常兩地奔波,??忙碌到見不著人影。

有空的時候她會藉著望哥哥的名義光明正大跑去國外逗留幾天,他們之間還是如從前一般拉扯,??她的心意始終擺在哪兒,??陳默卻不敢麵對,像個膽小鬼。

不,??他的的確確是個膽小鬼。

唯一令她滿意的大抵是陳默對她縱容程度隻增不減,??好像無論她說什麼做什麼,那人都包容,於是她不斷地探尋他的底線……

“悄悄。”

門口進來的人打斷她的思路,言思慕雙手離開琴絃,??輕輕一眼收回視線,??“林老師。”

“次你創作那首曲子的演奏視頻傳送去,老師們讚不絕口,他們十分欣賞你。”林老師口的老師們在音樂界影響頗深,得讚賞實屬不易,林老師一直想將她推去,“你的作曲跟演奏天賦都非常高,??不要浪費自己的才。”

言思慕的創作發非常有靈,缺點也很明顯,欠缺技巧。幼年便是如此,她不喜歡枯燥的學習,做事冇有定數,所當初冇有直接走音樂這條路。

“你要是有想法,我這裡有封推薦信,再則你的成績想考進去基本冇問題。”多年的累積已她打下堅實基礎,現在繼續精進依然來得及。

“我會考慮,謝謝老師。”林老師不是第一次提及此事,不同的是言思慕這次的回答自真心。

現目前景大已經冇有令她更感興趣的事,換個的學習環境也不錯。

下午,陳默比約定時間更早達到,冇有催她。

樂器留在琴房,言思慕隻揹著包去,朝著那輛黑色車子走去。

她冇發訊息,也不開門,故意敲響車窗引起那人注意。車窗降下,車內車外兩道視線在空交織,見陳默解開安全帶準備起身,言思慕又打開車門坐進去。

好似故意逗他。

車窗緩緩升,直至關閉,車內響起男聲:“不認得車?”

還要敲窗確認?

係安全帶,言思慕一邊哼哼唧唧:“你知道我這人記性不好,這輛車我也見過兩次,還真是不敢確認呢。”

頓了聲,小嘴又開始扒拉不停:“說不定你再晚個幾天回來,我恐怕要拿照片來比對認人才行。”

話裡話外都在他控訴見麵時間少,陳默解釋:“一直在忙。”

“從小到大你都很忙,忙著學習競賽,忙著畢業考試,忙著進入社會工作。”言思慕把手裡那價值六位數的包隨手扔到後座,“你不歇一歇嘛?”

“不行的,慕慕。”答案多年來一層不變,在達到目的之前,他冇有資格停下歇息。

言思慕癟了癟嘴。

印象,這個勤奮的男人一直忙著長大,跑得那麼快,竟從不提一個“累”字。

“好吧好吧。”暫時隻作罷,言思慕摸著肚子催促,“趕緊開車走人,肚子都餓扁了。”

“後麵有零食和飲料。”

這是陳默兩個月前換的車,副駕駛座前方依然曾經言思慕第一次送他那個寓意“平安”的小鹿,儲存至今。

後備箱永遠備著言思慕喜歡的零食口味、小玩具,及後座收納袋少量糖果,往後伸手勾到。

言思慕擺手製止,“零食給我留著,今天咱們先去吃大餐,接風洗塵的儀式感得有吧?”

陳默一切都隨她。

關係親近的年輕男共赴晚餐怎麼都像二人世界約會,摻著股無言喻的曖昧感,但言思慕每每抬頭掃過對麵那張沉靜如水的麵孔,浪漫氛圍瞬間減半,將至零點。

“哎,陳默,如果你是被綁架到飯店來的眨眨眼,我放你走怎麼樣?”她冷不丁開起玩,反倒逗得對麵男人彎唇。

氛終於有所緩和,陳默開始加強自己的存在感,端茶倒水又遞菜,總算讓這位挑剔的小祖宗滿意。

吃飽喝足,言思慕踏進車門咕囔著“好睏”,閉眼秒入睡。

去年言思慕從家搬來體驗獨立生活,現居住的寓距離學校較近,車子冇有直接停在大門口,繞路開進小區車庫。

這一路言思慕都冇醒過,乍見孩安然入睡時恬靜容顏,男人臉神色變得更加柔和。

“慕慕。”

輕喚一聲無人迴應,腕間手錶無聲轉動的指針記錄著流逝的時間。

約莫過了十分鐘,言思慕迷迷糊糊睜開眼,抬手摸至頸後,長髮遮蓋處滲一層薄汗。

怕她著涼調高溫度,反倒被熱醒,言思慕拉手腕頭繩紮起長髮,一截白皙脖頸露來。

動作行雲如流水,絲毫冇意識到休息場合不對,見她再次閉眼準備入夢,陳默趕緊喊住:“慕慕,回家再睡。”

“不想一個人回家。”

“我送你。”

言思慕的是這句話。

車庫裡的電梯死寂般安靜無聲,極少有人冇,連溫度都比地麵第幾個度,總覺有些嚇人。往常言思慕回家都會叫司機停在大門口,寧可自己多走幾步路也不想體驗“電梯驚魂”,今天不同,身邊站著守護神,不用白不用。

“好冷哦。”她故意挨近,陳默抬手握住她胳膊感受衣服厚度,“穿少了。”

“你不知道愛美的孩子要風度不要溫度嗎?”

“生病不美了。”

“哼,冇聽說過病美人嗎?柔弱惹人憐惜。”

“你不需要。”

“因我已經足夠美了?”她對自己的顏值向來自信。

眨眼功夫,電梯已達指定樓層,提示音止對話,言思慕覺得可惜,冇騙來一聲誇獎。

“回去吧。”陳默把手邊的包遞給她。

言思慕撩起冇紮的一縷長髮掛在耳後,隨手接過包,似不經意的發邀請:“不進來坐坐?”

陳默委婉道:“今天有點晚。”

她剛纔坐在車打瞌睡,顯然已經困頓疲乏,他要是進去,還得耽擱休息時間。

包鏈掛在肩頭,言思慕抽得空的雙手抱住他胳膊不讓走,腦袋抵過去蹭了蹭,親近的距離宛若情侶,可惜他們並不是。

“不是困了嗎?”

“可我不想讓你走。”這兩年見麵次數屈指可數,跟曾經十幾年的朝朝暮暮比起來實在輕,說不準明天又要開始忙得不見人影,她現在不想放人。

喉嚨裡牽委屈的嗓音,手道收得更緊,陳默放棄掙紮,承諾她睡著再走。

於是剛纔昏昏欲睡那人忽然變得精神奕奕,趿著拖鞋在屋裡走來走去,動靜不大又總是在陳默耳邊徘徊,故意引起他注意。

“果汁,要喝嗎?”

“點心呢?”

陳默偶爾搭話,言思慕手裡端著成品滿是得意。

“我自己學的。”

“有興趣學,但都不精通,反正做我喜歡的那幾種口味行。”

這是言思慕的行事法則。

隻要喜歡,她什麼都做,不喜歡隨時可放棄。

在追逐陳默這件事,算得很喜歡,竟已長達三年之久。

陳默性子悶,半天吐不幾個字,言思慕頗有種恨鐵不成鋼的負感:“你說我什麼偏偏喜歡你這麼個木頭。”

“要不你對我狠心一點,絕情一點,比如我觸碰你的時候一把將我推開,再比如我叫你做事的時候一口回絕,在我說喜歡你的時候狠狠拒絕我,最好再添一句討厭我。”

她細數著自己的底線,用輕鬆語調一條條列來,彷彿在講話給他聽,伏在他耳邊提建議:“隻要你這樣做,保準後清清靜靜,再冇人煩著你。”

“對不起慕慕,我做不到。”

“你可真是個壞蛋。”那人對她越好,她越想抓住。

“你到底是什麼不答應跟我在一起呢。”

他無法回答。

言思慕他回來請客,嘴裡囔著狠狠宰他,實則特意尋了個消費的地方,跟她平日與朋友聚會場合相差甚遠。

嬌的千金小姐格外善良體貼,他無法心安得接受。如今他不缺那一頓飯的錢,但他們之間的差距遠不止一頓晚餐。

如果在一起的代價是迎合他而降低生活質量,他怎麼配去擁有。

始終冇來迴應,言思慕垂下雙眸,雙肩微微沉下去:“陳默,我有點累了。”

“早點休息。”他即刻接話,彷彿在這一刻。

言思慕動動嘴皮似要說什麼,那些想法在心頭繞轉千百回,她隻是輕輕點頭:“嗯,再見。”

試探性抬抬手臂,最終收回垂在雙側,陳默緩聲啟唇:“晚安。”

言思慕忍不住抬頭瞥他一眼。

每次聊天結束她都特彆期盼陳默當麵對她說這兩個字,隻有這時候,他沉穩的嗓音最像溫柔告白。

陳默到家已經十點半,來不及休息,打開電腦整資料,接下來的跨國會議視頻持續幾個小時,眉眼間難掩疲憊。

晚起夜的陳母站在門口多時。

一年前陳默在市區買房帶著陳母搬離言家的附屬寓,偌大的城市終於有一片真正屬於他們的容身之所。

往日是她獨自一人守在家,兒子難得回來一趟,整天忙得不見人影。猶豫再三,陳母接了杯溫水端進去。

聽到門口動靜,陳母抬頭著母親,“你還冇睡。”

“我是一覺睡醒你書房燈亮著。”陳母不禁歎:“白天不休息,晚加班到淩晨三四點,算鐵打的人也受不住。”

“這些事情我自有安排。”

“哪裡是聽你安排,你這兩年不在身邊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陳母擰著手指,再難開口也要逼著自己開口:“言小姐又喊你去了,是不是?”

“……”

他不答,便是默認。

陳母深深歎息:“默默,每次回來聽到的閒話還少嗎?”

“他們說我心術不正挑唆兒子攀高枝,這些話媽聽著心裡難受,不是因自己被汙衊,而是心疼你。”

她好好的一個兒子,因跟言思慕扯那種關係而被羞辱、被罵鳳凰男……

好像無論他怎麼變好,都會被貼榜著言家的標簽。

“算到時候你人頭地,人家也隻會說你靠著言家兒位。”那些難聽至極的聲音令她萬分揪心,甚至預見未來,如果兩人在一起,她那優秀的男子恐怕一輩子洗不掉齷齪的標簽。

“生活是自己過,而不是活在彆人口。”陳默難得開口反駁。

母子倆各執己見:“媽媽雖然冇什麼文化也知道自尊,你有才華有,你的未來一片光明,可要是跟言家小姐在一起永遠低她一。”

不隻是兩個家庭之間的差距,還有陳默對言思慕的態度她都在眼裡。

她這兒子做其他事聰明果斷,偏在這段感情認死,現在言思慕喜歡他,兩人在一起當然快樂,可若是哪天鬨矛盾,孰勝孰敗毫無懸念。

辛辛苦苦一輩子這麼一個兒子,她做不到“兒孫自有兒孫福”去放任孩子任性行事。

“默默,從小到大媽媽冇有強製你去做過什麼,唯獨這件事……”陳母搖頭歎,“況且算我不說,你不是也不敢應她嗎?她不知道你的顧慮,媽懂。”

她家孩子發展至今全憑本事,冇有捷徑冇走歪路,正因認清身份,陳默纔不敢隨意答應言思慕。

“你們這樣繼續糾纏下去,又到幾時?”

“你是不是想著,她什麼時候不喜歡了,默默退居身後?”

知子莫若母,陳母每句話都戳到他的心坎,無論陳母如何質問緊逼他都不再開口。

“默默,好好想想吧。”

陳母轉身離去,陳默注視那道背影發現母親烏黑的發間已現銀絲。

眼前閃過母親那張熟悉的麵孔,眼角的褶皺滄桑,明明是跟言家一般大的年齡,兩人走在一起彷彿相差一輩。

一拳砸在桌麵,男人低下頭,瞳深如墨,不見一絲光。

不夠。

現在的一切都還不夠。

目前所擁有的資本不足讓他對心愛的孩坦誠,也冇讓他操持一輩子的母親安心,疲憊的心底湧現一股無感。

之後的一週,言思慕冇再見到陳默,他忙了,甚至冇時間坐下來好好吃頓飯。

但她也冇閒著,最近裝修司接幾個單,她一直跟雲喬商量室內設計。

言家產業涉獵之廣,一年前給她一家小小分司練手,言思慕喜好獨特選了一家裝修工作室,其也有時常跟雲喬接觸的原因。

雲喬的設計獨特又有格調,不僅好還實用,偶爾聊天聽雲喬談起構思,她一直想變成現實。

跟雲喬約好時間會麵,聊完工作順便邀請朋友參加下週的生日宴。

雲喬的現狀令她羨慕。

學習工作戀愛三不誤,沈湛的朋友圈三句不離“我朋友”相關內容,那樣明目張膽的偏愛是多少人求不來的真心。

晚躺在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大半夜的竟又刷一條,在家加班的沈湛不僅有朋友陪伴在側,還有朋友親手做的夜宵饞哭一群夜貓。

言思慕摸手機發訊息試探那人是否在線。

已經很晚,陳默幾乎在一分鐘內回覆她:【剛準備睡。】

這表示還冇睡,言思慕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打語音過去:“我睡不著。”

那人便自己的方式一直陪她,另類的陪伴溫柔得不像話。

有些話冇說開,其實她是知道的。若是冇有感情,誰會容忍她這般糾纏,陳默對她的行算得放縱。

或許那份男之間的喜歡對他而言冇有那麼要的,所處處受限,不肯承認。

言思慕心念一動:“陳默,你再不肯承認喜歡我,我要去喜歡彆人啦。”

對麵頓時寂靜無聲。

她不是退縮的膽小鬼,一旦做決定會堅持執行:“下週生日,我你的答案。”

言思慕鬆開手,手機落在旁邊,一轉頭,臉頰壓去還感知到餘溫。

追逐一個人久,會累、會難過,活無限的言思慕也會有精疲儘的時候。

最後一次選擇猶如賭博。

一週後,生日宴現場熱鬨非凡。

逃離矚目的大廳,言思慕拉著雲喬躲進休息室偷閒,從櫃子裡抱一箱酒跟姐妹瓜分。

美味的果酒一瓶一瓶見底,那個人始終冇來,言思慕已經嗅到自己的結局。

兩個孩盤腿坐在地完全不顧形象,雲喬無法拒絕壽星的熱情邀請,言思慕非要她陪,直到沈湛前來才肯放人。

言思慕冇精打采坐在原地,直到言斯年取走她手酒杯。

“哥。”

“我在。”言斯年小心翼翼蹲在她麵前。

親近熟悉的家人陪伴身邊,言思慕再也控製不住流露真實情緒,任憑眼淚爭先恐後奪眶而:“他真的不會來了。”

言斯年低頭,見那隻攥著他衣袖顫抖的手,心口刺痛。

他是第一個發現妹妹心意的人,並選擇尊妹妹的決定,結果卻不儘如人意。

從小到大泡在蜜罐裡的妹妹極少會對某件事感到委屈,這段感情卻讓她掉了眼淚。

“悄悄彆哭。”言斯年抬手她擦拭眼角淚痕,往日溫柔和煦的臉龐掛滿疼惜,“我們不愛他了,好不好?”

言思慕搖頭躲進他懷裡,拚命地把自己這幅醜態隱藏起來,卻如何也藏不住哭腔。

“悄悄。”

“爸爸媽媽還有哥哥,我們都很愛你,所尊你的選擇。”哪怕途遇到挫折苦難也冇有隨意阻攔過她去追逐愛情。

“可是今天,哥哥有些後悔了,他讓你很難過。”言斯年眉頭深鎖,茶色瞳孔再也不見平日釋放不儘的暖意溫柔。

“是我自己要喜歡的,那時候我是開心的。”言思慕連連搖頭,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她不怪任何人。

“我知道。”言斯年護著妹妹,輕柔拍背,試圖安撫她心委屈,“追求喜歡的人冇有錯,但是悄悄也要記得愛自己,好不好?”

冇有人比她更明白這句話的含義。

言思慕驀然停止抽泣,空似斷裂幾秒,終究還是鬆開緊抓的手。

“……”

她默了幾秒,喉間艱難溢一道極淺的聲音。

“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